居懿

联系我们

姓名:居懿
手机:18221030684
邮箱:Juyilawyer@163.com
证号:13101200410941978
律所:上海慧谷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上海市静安区共和新路912号云华科技大厦5F

首页: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正文

成功案例

【上海第一中院】输了官司 赢了利益 诉讼挽回百万损失【成功案例】

来源:上海知名房产纠纷律师   网址:http://www.shzmfcjfls.com/   时间:2021/3/13 13:15:22

作者 黄家勇律师

导语

笔者代理诉讼数十起,每每当事人都会问道,案子有几成把握,能不能打赢?这个问题一直是诉讼律师不可回避的问题。笔者认为,无论从职业规范还是从对当事人负责的角度上讲,律师都不能对当事人承诺一定打赢官司。律师能做的,是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职业技能,本着勤勉尽责的态度,去最大化的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同时,诉讼的输赢,是一个主观上的评价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能仅凭判决主文是驳回诉请还是支持诉请。诉讼是一个遵循严格程序的司法行为,法院判决具有权威性,经判决认定的事实具有推定的证据效力,判决的主文具有法律执行的效力,因此如果仅仅把判决的胜负瞄准在判决主文上,是不全面的。而很多情况下,法院对某些关键事实的认定,决定了一个事物的走向,并产生不同的法律效果,此种情况下,即使在判决主文的形式上,我们输了官司,但是在实际的法律效果上,我们却可能获得了实际的利益。也就是说,官司无论胜负,能解决问题,维护当事人权利就是最终的胜利。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主文的胜负决定利益的胜负,而要想获得主文负而事实胜的效果,则需要律师具有深厚的法律知识和娴熟的诉讼技巧,当然一个睿智、公正的法官也必不可少。本文就是这样一个案例,输了官司,赢了利益。请看案件

缘起

本案是一起关于公房动迁利益归属确认的案例。涉案公房动迁于2007年,根据当时的动迁政策,动迁利益由承租人和同住人共享。本案之所以产生争议,是由于动迁协议签订后不久承租人就死亡了,补偿安置两套房屋,其中一套于2011年1月可交付使用。关于该安置房的产权登记,承租人配偶王老太太及其6个子女(下称前者),于另外一个子女裴某某(下称后者)产生分歧,前者认为,动迁利益与后者无关,后者认为拆迁安置协议上有自己的签名,且拆迁时后者夫妇的户口均在公房内,应属于同住人,应当登记到产权证上去。双方争执不下,交易中心也莫衷一是,故搁置办理产证。

咨询分析

前者后来拿着拆迁安置协议找到笔者,笔者发现:1、签约主体为承租人裴老先生王老太太,末尾签署栏处两位老人签字外,有后者裴某某的签字;2、拆迁安置协议并未载有确认某某为被安置人的字样。3、其他内容无异常之处。4、前者陈述后者夫妇户口动迁时确实在公房内。

裴某某之所以要求上产证,主要原因是因为其是合同的签约人,当然地享有拆迁利益。

笔者阅后提出:

1、拆迁协议的签约主体为承租人,裴某某为什么会在合同签字?是与承租人王老先生同时签字,还是后来与动迁组串通好补签?

2、单从拆迁安置协议无法判断拆迁安置利益是如何组成的,是否存在认定后者夫妇为被安置人的事实,而给予一定动迁利益?这需要去动迁组调取涉及拆迁协议相关的全部档案资料。

3、需进一步调取后者当时是否有其他住房,是否具备政策规定的同住人身份。

经过分析后,前者当即决定委托笔者代理诉讼。

提起诉讼

提起一个诉讼,需要确定请求权基础。就本案来说,委托人的根本利益时要否定后者的签约资格或者同住人资格,进而否定其分享拆迁利益的资格。如何提起诉讼,确实需要慎重对待,毕竟好的开头,是成功的基础。

鉴于手头资料和委托人目的,笔者涉及的诉讼策略是:

首先必须是提起诉讼,然后申请调查令调查拆迁档案资料和后者的户口及住房情况。然后根据调取的资料,适当调整诉请。

基于此,如果在前者、后者之间提起一个动迁利益分配之诉即共有诉讼纠纷,意味着认可拆迁协议中后者签字的法律效力,而因为安置利益尚未办理产证,也无法进行分割,起诉存在障碍。经过慎重考虑,笔者以后者与动迁组恶意串通,签署动迁协议侵占动迁利益为由,以后者和拆迁人为被告,提起确认拆迁合同无效之诉,向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

一审开庭

起诉后,笔者持法院调查令,调取了后者的户口情况及住房情况。开庭时,笔者利用民事诉讼举证规则,要求两被告提供了动迁档案资料。

仔细研究资料后,笔者发现,动迁资料中虽然确认了后者夫妇户口在公房内,但是动迁利益的计算依据中并无明确跟后者夫妇有关,而我们动迁安置整体利益并无异议,故确认安置协议整体无效必将被驳回起诉,鉴于此,笔者提出变更诉请申请:要求确认合同部分条款无效,及后者的签字无效。

附:变更诉请申请书

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

申请人:王某某,女,汉族,1924年8月16日出生,户籍地上海市南汇区周浦镇南八灶街98弄**号。

申请请求:

请求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请求确认编号为沪汇粤华(2007)拆协字第117号《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中乙方签章处裴某某的签字无效,裴某某无权享有拆迁补偿安置利益。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诉被告裴某某、上海粤华房地产有限公司等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已由贵院立案受理。

在编号为沪汇粤华(2007)拆协字第117号的《上海市城市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中,在合同尾部乙方签名处有“裴某某”字样。该拆迁安置协议约定了拆迁人与被拆迁公房的承租人(即裴某清,已亡)及同住人(即申请人)因房屋拆迁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乙方作为当事方,是拆迁补偿安置利益的归属者。被告裴某某非被拆迁公房的承租人、同住人,其不享有取得拆迁补偿安置利益的权利,其在未经申请人夫妇同意、授权的前提下,为获取本属于申请人夫妇的利益,将自身姓名签署在乙方签章处,侵犯了申请人夫妇的利益。拆迁人作为拆迁协议当事方,明知裴某某不具备签约资格,默许其作为拆迁协议当事人,造成申请人夫妇利益减损,违背了合同法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

因此,申请人认为,拆迁人与裴某某确认裴某某为合同当事人,侵犯了申请人夫妇的利益(裴某清已亡,其利益应由其继承人继承,故相关继承人利益亦受损),依法应为无效,裴某某无权享有拆迁安置利益。根据合同法有关规定,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申请人现依法提出诉讼请求变更申请,请法院批准。

此致

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申请人:

 年   月   日

附:黄家勇律师代理词

王某某拆迁纠纷案原告方补充意见

尊敬的赵法官:

因被告一、二当庭提交证据材料,且并非原件,闭庭后,经仔细研究,我作为原告代理人向您递交了变更诉请申请,现将有关情况向您作如下汇报说明,恳请您审核、采纳:

1、我方诉前除动迁协议外无其他证据,且主要证据掌握在拆迁人或动迁组手中,因申请调查令调取动迁组动迁资料未获准,遂只能按当时情况确定诉请。

2、拆迁人当庭提交动迁资料,我方质证时间仓促,结合拆迁人当庭陈述,我方发现该动迁安置与裴某某并无任何关联,故变更诉请,理由如下:

(1)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是民事合同,遵循意思自治。本案拆迁许可始于2003年,因双方补偿方案分歧巨大,直至2007年才签订安置协议,两套安置房屋的来源是:19号102室房屋面积计81.5平方米,系对公房有证面积40.6平方米的补偿;10号401室计面积55.5平方米,系对房屋无证建筑40平方米及阁楼20平方米的补偿。该补偿方案经《房屋补偿安置费用结算单》确认。

从补偿房屋面积上来说,似乎超出常规的补偿标准,但结合四年的谈判协商,及被拆迁人另需向拆迁人补偿差价482000元来看,该补偿方案系按面积补偿应为合理,与被拆迁房屋内居住人口多寡没有关联。

(2)正是基于上述原因,拆迁人在庭审中亦自认,拆迁补偿与人头无关,系按面积标准补偿。且拆迁人提供动迁资料中,也并无证据显示动迁安置房的面积或价值构成中有人头因素参与。

(3)从拆迁人与被拆迁人签订的《补充协议》来看,补充协议系对安置协议的补充,关系拆迁当事人的重大权益,两份协议的签约主体应该相同,但是《补充协议》并无裴某某的签字,因此可以推知动迁利益与裴某某并无关联。

(4)从《动迁户居住情况调查表》来看,该表仅按公房内的户口登记了居住情况,但是在“拟配方案”及“审核意见”中都无审核、签字。该调查表并不能作为确定裴某某系安置人口的依据。根据上海市有关公房的拆迁政策和惯例,对公房的安置人口将予以审批、确认,有《安置人口拟进、拟出审核表》或类似文件予以认定,但拆迁人并未提供相关资料,故无法认定裴某某系安置人口。

(5)根据上海市有关拆迁政策和惯例,如安置有多套房屋,且有多个被安置人,应当由安置人口签署《拆迁安置房产权确认书》或类似文件,以明确安置房屋产权归属,并作为安置房屋产权登记的依据。本案中拆迁人未提供资料,亦无法证实裴某某系被安置人。

(6)另拆迁人未提供拆迁《告居民书》等有关动迁安置方案或计算标准的文件,无法证实拆迁安置房取得的计算方法,亦无法证实裴某某在动迁中与动迁利益具有关联。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之规定,上述(4)(5)(6)项证据材料在拆迁人或其拆迁代理人(动迁组)处,如其拒不提供,可推定我方主张成立,即推定我方诉请成立:裴某某非安置人,不享有动迁利益。

综上所述,无论从同住人资格(此前已陈述理由)上来说,还是从合同意思自治(实际纳入拆迁安置对象)来说,都无证据显示裴某某系拆迁当事人和拆迁利益归属者。结合公房承租人生前于2005年关于“拆迁,其他任何人签字无效”的“声明”,可见在动迁的谈判签约过程中,其已否认裴某某作为安置人参与拆迁安置,因其系拆迁中法定的签约主体,根据常理,拆迁人无需违背其意志将裴某某列为安置人口,且不列反而对拆迁人有利(人头的增加可能增加补偿),故根据常理和逻辑,应当认定裴某某不具备安置人资格,也未被实际赋予补偿安置利益。

结论:在动迁协议中中乙方签章处裴某某的签字系其擅自增加,应为无效,裴某某无权享有拆迁补偿安置利益。

以上意见,恳请法院审核、采纳。

                 原告代理人:黄家勇

  年   月   日

遗憾的是,一审以后者夫妇户口在公房内,其以同住人身份签署拆迁安置协议并未不当,故驳回我方诉请。

我方诉讼:负

二审审理

一审判决后,我方不服判决,提起上诉,理由同一审理由。二审法院经开庭审理,认为:

1、与拆迁人签订拆迁安置协议的房屋承租人,以租用公房凭证、房屋租赁合同所载明的房屋承租人为准。本案拆迁人只需与房屋承租人裴老先生签字,并不需要其他家庭成员在协议上签名确认。

2、本院都审查《拆迁协议》后未发现该协议有确认后者裴先生为被拆迁房屋同住人和被安置人口的相关内容。

3、本院应当指出,作为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拆迁人,应当对有关拆迁规定全面理解和准确抱我,明确规定有权与其签订拆迁安置协议的对方当事人,避免签约主体以外的人在协议上签名,以免引起当事人不必要的误解。

基于上述分析,一审法院驳回了我方的上诉请求。但是我们知道,在判决理由里面,二审法院实际上支持了我们的观点的。

我方诉讼:判决主文:负;认定事实:胜。

判决效果

二审判决后,前者持判决书,到交易中心,与拆迁人办理了产权人为王老太太一个人的产权证,从而避免了将后者裴先生夫妇加上产证的局面。

据此,通过该次诉讼,笔者为王老太太挽回了该套房屋的2/3损失。而将来,还有一套安置房同等处理。按照上海目前的房价,如将损失这算为现金,通过本次诉讼,至少为当事人避免了150万以上的损失。

电话联系

  • 1822103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