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懿

联系我们

姓名:居懿
手机:18221030684
邮箱:Juyilawyer@163.com
证号:13101200410941978
律所:上海慧谷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上海市静安区共和新路912号云华科技大厦5F

首页: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正文

成功案例

万人团购越南新娘背后:我的新娘跑了俩!

来源:上海知名房产纠纷律师   网址:http://www.shzmfcjfls.com/   时间:2016/9/23 16:55:31


贺先生向记者出示他与越南妻子的结婚证、新娘护照和部分相关交费单据。


贺先生(左二)等中国新郎与越南新娘的集体婚礼。


贺先生的第二位越南新娘。

  中国新郎贺先生通过中介赴越相亲结婚被坑7万元外交部提醒谨慎对待境外相亲活动

  导读:昨日,某团购网0元团购越南新娘的“双十一”相亲活动仍在进行,而北京一工程师贺先生看了心里起急,去年他参加了某“越南新娘”中介的相亲活动,前后两任新娘都跑了,为此,他丢了工作伤了心,还花费7万多血汗钱,“人财两空,我真是……”

  去年10月中旬,50岁的贺先生结束了一段与国内女子的感情,心情压抑的他看到了网上的越南新娘中介广告,宣传中的越南新娘简直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妻子:温柔贤惠、顾家漂亮,且对物质没有过高要求。

  贺先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回忆,最初吸引他的是越南新娘中介抛出的一个个成功案例,案例的当事人会在网上发出自己与新娘的照片。照片中,一个个满脸幸福的新郎怀抱着越南新娘,并且,这些案例中的新郎还会不时更新自己的生活状态,比如带老婆去购物、陪老婆回娘家、老婆为自己做的衣服等等,这种生活状态让他非常憧憬。

  贺先生并没有被美好的网帖冲昏了头,他挑选中介的前期工作费了不少工夫。去年10月中旬,他考察了好几家越南新娘中介。有几次,他特意跟公司请假,去位于外地的中介公司所在地探访,但结果都让他不满意。

  他说,“这些公司很多都不敢透露具体公司地址,有一次我从北京去河北找公司摸情况,中介跟我约在了离公司很远的地方,开车七拐八拐才把我带到了地方。”

  这种大形势下,公司的资历背景让他比较看重。最终,贺先生选择了台湾背景、有十年越南新娘业务经验的某中介公司。这家公司要价3万元,表示可以分期付款,且会签署合同,让贺先生感觉还算正规。此外,这家公司告诉他,其实可以以旅游的心态去看看,不行就当旅游了。

  敲定这家公司后,贺先生不堪回首的一段时光就此开启。

  第一个新娘
  未入洞房新娘以家暴为由逃跑


  在中介的带领下,贺先生跟公司请了假,与越南方面的对口中介接了头,下榻在了越南胡志明市一家专门用来相亲的旅馆。这家旅馆还有其他大陆相亲客,大家经常一起打发时光,交流相亲感受。

  在越南对口中介一方,养妈的角色比较重要。“养妈”是越南专为外国男性介绍越南女性结婚的女子。养妈会在乡下挑选一些貌美想远嫁的姑娘进行集中培训,这些培训包括礼仪、修养甚至相应对口国家的语言。

  在包括一位养妈在内的几位越南中介的安排下,贺先生和与他同去相亲的另一位客户刘先生分别相中了两位越南女孩。贺先生的新娘21岁。但举行婚礼的前一天,越南中介方面以这两名女孩是处女为由,不允许同房。贺先生便与刘先生挤在自己的房间,让两名越南女孩住在刘先生房间,度过婚礼的前夜。

  “我们俩高兴得在床上直打滚。”贺先生说,他和刘先生激动得彻夜难眠。当晚,他还给越南中介方写了一封很长的感谢信,在其中盛赞中越人民的友谊。越方中介只字未回。

  第二天中午集体婚礼后,贺先生与新娘回到旅馆,把胳膊搭在了新娘脖子上。此时,新娘开始左顾右盼,很是不安。由于女方不怎么懂中文,贺先生只好用手势表明二人已经结婚了,但在贺先生吻了新娘之后,新娘“呀”的一声跳起来跑进卫生间打了几个电话。贺先生为了道歉,还打了自己耳光。但最终,新娘的家人还是将新娘与行李箱一起带走了。

  三天后,在贺先生的催问下,越方中介表示,由于他对新娘施用了暴力,新娘不回来了,让贺先生重新交钱相亲。贺先生要求退钱,被中介告知不可能。他说,当时中介表示,他们送过来的越南新娘除了护照是真的,身份、年龄等等都有可能是假的,自己做这行已经十年,想要回钱很难,中介已经留存了相关证据。

  第二个新娘
  加钱换了一个以回娘家为由失踪


  怕已经花出去的钱打了水漂,贺先生最后选择再交2万元左右重新相亲。这次,他被转到了别的旅馆,并相中了一个30岁的新娘,

  让贺先生烦躁的是,此时,说好的8日行程已经拖延了一个多月,由于长期离开工地的岗位,公司已经把他辞退了,带回去的新娘成了他唯一的寄托。为了带走新娘,贺先生离开越南时,连塞在烟盒里的最后几千块钱都给了中介。

  而这唯一的寄托,在带回北京后不到20天就跑了。新娘说在越南的爷爷病了,自己要回去看看,反复闹着要回家之后,贺先生同意了,至此再没有见过她。

  贺先生叹了口气,对北青报记者说,他当时也疲了,这个新娘经常跟他闹,虽然懂一些中文,但是二人思想上完全无法沟通。

  新娘无法理解他,他曾想把新婚妻子带给朋友看看,新娘很生气地拒绝了。而贺先生也无法理解新娘,他记得有一次下雨时,新婚妻子站在公交站不走,任凭雨淋着,让自己莫名其妙。

  在贺先生看来,第二任新娘脾气暴躁,且随时会跑。有一次新娘又失踪了,他夜里打着手电找她,一个不小心摔了一跤磕掉了牙。三番两次折腾后,贺先生说,“既然这样,她要走就走吧。”

  如今这件事,贺先生的同事们都知道了。最初,贺先生生气,想声讨“黑中介”要回自己的钱,但又不敢找媒体曝光,怕事情闹僵了新娘真的不回来了。几个月过后,他想开了,自己无论怎样,新娘都不会再回来。

  多方查找下,贺先生说,他认为第二任新娘逃跑路线是这样的:北京—河北保定—石家庄—昆明,由河口口岸回到越南。

  现在,贺先生仍然很想念自己的第一个新娘。两任新娘的照片他仍然保存着,时不时地他还会看看那第一个妻子的照片,伤心得流眼泪,“我只想以我的例子,让后来的人一定要谨慎!”

  同届相亲成婚四个新娘至少跑了仨

  “逃跑的太多了。”贺先生并不是个案,仅仅跟他一起相亲的“同届”新郎,如今他知道的就有三个人的新娘跑了,还有一个人与他失去联络。

  贺先生说,跟他同届的关系最好的新郎刘先生相亲时很是用心,随身带了一个数码相机,用照片向女方展示自己的家庭条件。

  贺先生出事后,刘先生很怕越南中介也找自己借口,便对新娘十分迁就,还为她娘家全力掏钱,生怕一件小事就没了老婆。百般表现后,新娘的证件终于办齐被他带回了国。

  与贺先生类似,刘先生回国后不到20天,中介打电话告知女方父亲死了,让女孩单独回越南奔丧。

  由于是中介的通知,刘先生认为出了事中介肯定负责,便备足了路费和很多礼物送新娘上了飞机。此后,女方不断打电话要钱,丧事办了一个月后,刘先生希望女方回国,但此时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几天后,越南中介方告诉刘先生说找到了失踪的新娘,要他来越南接人。

  贺先生说,知道此事的刘先生赶忙到了胡志明市,被告知新娘虽然找到了,但她不愿意回中国,就算告她,越南政府也不保护买卖婚姻。中介建议他重新相亲,可以给个优惠价,或者一个人回国。

  贺先生很理解刘先生,“此时他像个输光了的赌徒,急于扳回老本,心态跟我一样。”他说,一般这种时候,新郎都不希望前期投入全打水漂,希望换个新娘

电话联系

  • 18221030684